官方微博 | 中国汽车HRD组织微博 | 全球汽车精英组织微博

您的位置:中国汽车人才研究会首页 > 人物 > 徐小平:“把技术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”

更多>>本会资讯

徐小平:“把技术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”

徐小平,上海大众发动机厂连杆车间的维修工长、高级技师,曾获得“全国劳动模范”“上海市劳动模范”“全国中华技能大奖”以及“全团知识型职工先进个人”等荣誉称号。他为企业攻克了30多项的技术难关,降低维修成本4000多万元,为企业在中国制造出一流的轿车发动机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
 

个子不高,皮肤白净,一身蓝色工装,气质沉静清爽——一个老练而精干的技术工人形象。

一摞厚厚的材料为这个形象添加了注解:徐小平,53岁,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发动机厂维修科高级经理,特级技能师,先后主持参与数10项技术攻关项目,解决了无数发动机生产过程中的技术难题;支持参与进口设备的自主革新和升级改造,为企业节省数千万元。

“记者朋友们,我先澄清一下,我是修发动机制造装备的,不是修汽车发动机的。有发动机问题最好找专业修发动机人员……”徐小平讲他的工作,他带领的维修团队,他的生活,条理非常清晰,语言生动风趣,仿佛他所讲述的是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情。

“必须攻克这些障碍”

一排排银色的机器泛着冰冷的光,从打开的外壳里往里看,密密麻麻的线路和零部件让人眼花缭乱——上海大众整个制造体系中设备最先进、技术最密集、生产要求最高的发动机厂生产车间,平均64秒生产一台发动机。

这让记者多少能体会到24年前徐小平第一天进厂当维修工时的感受。那天,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进口的精密数控专业机床,标牌上的文字相当陌生——德文。

不了解怎么谈得上维修?“比如,数控加工中心的核心部件电主轴对修理要求特别高,要是你不会修,打开外壳后合不上,整个轴就废掉了,损失几十万元。”徐小平说。

依靠外国人维修并提供部件不失为合理的做法。然而这种做法给企业增加了高昂的成本,一些零部件从国外进口,等待时间过长,而生产线中断的每分每秒都意味着巨大的损失。

这样的局面,让徐小平无法忍受也激发了他的斗志。“你所处的岗位会给你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:必须攻克这些障碍,把技术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徐小平回忆。

这种自我加压的责任感开启了徐小平不断学习钻研的大门,并成为贯穿他整个职业生涯的主线。36年工龄,26年上夜校,他的学习几乎从未停歇。

首先是学德语。上夜校,听“随身听”,查德语词典,“逮”住外籍员工交流……如今,他不仅能快速阅读外文资料,说一口流利的德语,还多次赴德国参与设备验收和技术谈判。

“缺什么学什么。”学机械出身的徐小平对电气不甚熟稔,于是从2009年起利用双休日,赴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攻读机械电子工程本科。在老师眼里,这位比自己年纪还大的学生有些“麻烦”,曾两次指出老师使用的标准已经过时。

“我们不能总是仰望巨人”

引进,消化,吸收,再创新——这是中国追赶世界汽车工业的进程。

只是,实现这一过程谈何容易?!

“除了语言障碍,还有一个问题,在核心技术和核心装备上,外国人不会给我们提供足够的图纸、参数、备件等。你学会了,这部分的钱他就赚不到了。”徐小平说。

拿电主轴来说,这一核心部件长期依靠国外提供和维修。为了摆脱受制于人的状况,徐小平和维修团队中的骨干成员成立了“电子主轴专业维修组”,这个维修组刚成立就惊动了国外公司,马上对维修组实施技术“封锁”。

激情是最好的导师。为了钻研技术,徐小平不放过每次出访国外的机会。在国外,他凭着自己的双眼,纪录下了许多电主轴的内部构造等资料,回来后再细细琢磨。在企业,他根据维修团队里每个人的特长,分成电气、机械、流体等若干课题,并分别与一些公司以及研究所的专家建立对口联络,同时还自行设计制作了多种功能的实验装置和专用工具。至今,电主轴专业维修组自主修理电主轴188根,节约维修费用2400多万元。

这些年来,他坚持自主创新,在多项国际先进技术上实现突破。

激光技术普遍应用在现代制造业加工工艺中,由于激光设备经常发生焦点走失的情况,“焦点捕捉”成为快节奏流水线生产的主要技术瓶颈。徐小平大胆提出“用可见光代替激光,实现可视对焦”的假设,可德国专家否定了这一想法:“这是不可能的!”

徐小平不服输,经过4个多月的钻研、探索和实验,研制成功“激光可视对焦仪”,不仅填补了一项国际激光技术的空白,也在上海大众生产实践中产生直接经济效益1400多万元。

“我们现在是努力站到巨人的肩膀上,再去实现突破创新。但不能总是仰望巨人,这是每一名中国技术工人的责任。”徐小平说。

“工作对我而言就像做家务”

穿着蓝色工作服在车间来回穿梭,每经过一台设备,徐小平总会稍作停留。一上班就爱泡在生产线上,在他看来,这就是维修工的快乐与成就感。

这里几乎每台机床都留有他的印迹。“我看到机床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非常喜欢,想摸摸弄弄,脏了就要擦干净。在我的眼里,设备都是有生命的。”

徐小平对机器的热爱,可以从他的童年找到些许线索。父亲是一名汽车修理工,经常在家修补敲打,徐小平从小跟在后面传递工具,父亲的工具箱成了他的玩具箱。进厂工作时每人下发一套工具,他发现自己全都用过。

幼时,一次父亲制作铁钎,最后一锤握着儿子的手一起敲下的经历,让徐小平经久难忘。“这一锤敲通了我的脑子,敲出了我一辈子的志趣。”

“把工作仅仅视为谋生手段,其实很痛苦;而把工作当成兴趣来做,那就很有意思。”已经是维修团队带头人的他,对新进员工反复强调的,正是培养工作兴趣。

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围着机器转,会不会厌倦?“工作对我而言就像是在做家务活。你想,你为家人做家务,怎么会感到厌倦呢?现在,厂和家在我的生活中已经成为一体了,这种状态使我在很大的压力下仍能保持精神饱满,心情愉快。”

“厂家不分”并未造成徐小平家庭的不和。在妻子眼里,徐小平是个很体贴、很会生活的人,做家务、煮饭烧菜样样在行。节假日,他常常带着妻子、儿子一起开车郊游。兴之所至,也会去唱卡拉0K,革命歌曲、苏联老歌、沪剧、京剧都能来上两嗓子。

走上管理岗位后,他迷上了《易经》,研究如何用国学精粹来改进管理,如何将中国文化跟德国式管理相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来源:工人日报    作者:陈晓燕 钱培坚)

此文有附件点击下载
    内容

内容